追蹤
藍藍的 movie blog
關於部落格
愛電影...看電影...寫電影...說電影...夢電影...
  • 25728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花落花開:坎坷與尊嚴

我們常常以貌取人,美麗讓我們停留,醜陋則讓我們轉身閃人,渾不知其中有著更美麗的花朵。   

馬丁.波渥斯(Martin Provost〉執導的《花落花開(Séraphine)》就是一部常會被人忽略的作品,因為外貌乍看平庸,細看才知內涵厚實,每個轉折都讓人心悸心動。

《花落花開》的女主角沙賀芬.露薏(Séraphine Louis)是一位中年年紀,身材臃腫的平常女子,電影一開場就是她拖著肥胖的身子,蹣跚地走過積水的地面,趕往教堂做彌撒,一身灰藍素衣,一襲深藍格子披肩,她的人生就像衣服的顏色一樣暗淡。

因為胖,因為行動急,你彷彿感受到沙賀芬的身上正在淌汗,彷彿也聞嗅到她來不及清洗更衣的酸汗味,但是她虔誠地跟著唱詩班唱著聖詩,一如你在每個廟宇香爐前都可以看到的嘴裡喃喃有詞,對著神明頌禱的婦人。

然後,她到鄰人家幫傭,悶不吭聲地做著所有下人該做的廚役雜事,盡心盡力地用刷子刷著地板,汗水與塵漬同時堆疊在她臉上,她的身份和尊嚴一如她趴在地上的高度。

導演的第四個鏡頭則是讓她行過郊野林間,風在吹,在林間呼嘯,草在晃,鳥在鳴,地點是二十世紀初年還未現代化的巴黎近郊桑利斯,沙賀芬走近大樹,竟然就奮力攀上了樹枝,坐在樹腰休息。

以上就是《花落花開》的開場四場戲,不太吸引人,是不是?沒有耐心的影迷,不明就裡,也懶得關心貌不驚人,甚至身材也太過龐大魁梧的這位歐巴桑,淺嘗了一下淡而無味的前菜,就懶得再看下去了,殊不知卻可能錯過了一道後勁甘醇的美味大餐。

這四場枯淡前戲其實是《花落花開》非常必要的開場白,不如此,不足以顯示她的平凡,不如此,不足以對照她的潛力一旦激發出來時的熱情,因為沙賀芬一生都是這麼平凡不惹人注意,然而後來卻成為法國畫壇知名的素人畫家,死後三年才有了第一場個人畫展,位處邊緣,被人忽略,就是她傳奇人生的簡明註解。電影選擇了讓人不想多看一眼的人當主角,又要如何吸引觀眾屏氣凝神多看兩眼呢?

魅力出現在她開始畫畫的時候。沙賀芬只能靠勞力賺取微薄的生活費,到處舉債,卻見人就躲,因為大家都會向她討債,內向自閉的她,偏偏就愛畫畫,因為太窮連顏料都是她在廚房、教堂等地搜刮的麵包屑、肉汁和蠟燭攪拌而成,沒有畫筆工具,她就用手指沾著顏料作畫,一旦畫作完成,她一定會高唱讚美詩,感謝聖母和天使的引領守護。

所謂的素人畫家都是無師自通的純樸創作者,不懂繪畫技巧,只靠內心的衝動,就開始作畫,不求聞達,因為繪畫本身就是最大的滿足,為自己而畫,為聖母而畫,其實也就是獨居的沙賀芬唯一的生命樂趣。因此,鑑賞家的慧眼,就攸關素人畫家能否崛起,《花落花開》的故事焦點就在於沙賀芬幫傭的那間豪宅來了一位德國房客威廉.伍德,他是知名的藝術收藏家和評論家,文件匣中就有著畢卡索的「吻」炭筆素描,亨利.盧梭(Henri Rousseau)極富異國情調的夢幻畫作就隨意插放在他的書房畫架中,因為他是史上第一位收藏畢卡索,也是率先發掘盧梭的知音。

一開始,沙賀芬和伍德只是主從關係,沙賀芬負責清理打掃房間,順便再替伍德沏壼茶,沙賀芬讚賞伍德的書法有神,也知道他的收藏極豐,卻從未想過拿自己的作品給伍德品鑑,她沒有奢想,更沒有期待,但是她偶而會對伍德說:「悲傷的時候,我就會走進樹林,聽風聲,再和樹、鳥和昆蟲對話,我的心情就好了。」她是這樣容易滿足的平凡女子,但是伍德在偶然的機緣下看見她的畫作,立時驚為天人,不但出錢收購,還要她不再洗衣刷地做僕人,「妳有天份,妳要專心去創作。」

只是,沙賀芬一生坎坷,才遇上知音伍德,歐戰就爆發了,伍德狼狽逃回祖國,沙賀芬繼續在艱難的亂局中埋首作畫;戰後再相逢,沙賀芬確實很有機會擺脫窮困窘境,但是卻又遇上了世界性的經濟蕭條不景氣,畫賣不出去,她的莊園和白紗夢亦都不能成真,導致精神躁鬱,老死在療養院中,電影的最後則是她重新走回那顆大樹下,迷夢醒夢,花開花落,人生有了一個憂傷但不沈重的結語。

《花落花開》最吸引我的地方就在於法國女星尤蘭達.夢露(Yolande Moreau)飾演的沙賀芬.露薏,看似相貌平平,體態癡肥,但是倔強與癡迷的生命態度,卻像個看不見的磁鐵,穩定且有力地釋放能量,逐步吸聚著外界的關切目光與親近的期待,所有的坎坷與誤解可能都與她的外貌與出身有關,但是熱情能量與才華卻是短暫人生最能寫下不同華彩章節的能源。尤蘭達忠實於沙賀芬的出身與教養,她的癡迷不免讓人心驚,偶而掠過的一抹微笑卻讓人有天公疼戇人的開心震動,她的歌聲有著信徒的虔誠,她的狂吼卻也讓人聽見心有未甘的惆悵抗議。

從頭到尾,沙賀芬都只是一位「素人」,但在極素的陰暗世界中卻有藤蔓枝椏從她的花朵中伸展蔓延開來,《花落花開》是一部充滿意外的作品,一如只看沙賀芬的畫作,你很難想像那是從多苦悶窘迫的心靈世界裡激盪而生的生命詠歎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