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藍的 movie blog
關於部落格
愛電影...看電影...寫電影...說電影...夢電影...
  • 2572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量子危機:蜻蜓對神龍


最新一集的007電影《量子危機(Quantum of Solace)》其實是名副其實的續集電影,劇情線索與人物情緒都接續著前集《皇家夜總會(Casino Royale)》的餘波,但是卻又留下了許多未解答的謎團,例如「量子」組織的成員與首腦到底是誰?何以連英國情報頭子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甚至還差點死在自己的隨行保鑣鎗下?,為下一集的情節埋下了許多詭譎地雷。

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是第六代的007,兩年前我在文章中就已經挑明他不再是風度翩翩的英國紳士,而是執行國家任務的殺手,「機伶、獸性和爆發力」是他的最新身份証,《皇家夜總會》已經出現多場暴力血衝的畫面,到了《量子危機》更是變本加厲,製片謹遵「火爆五分鐘,喘息三分鐘,再火拚五分鐘」的劇情公式,不斷增加動作劑量,添味加料,以目不暇給的動作畫面,遮蓋稍嫌一廂情願的線索追查。克雷格自己說:「和《量子危機》相比,《皇家夜總會》的動作戲像是在花園中散步。」基本上是相當貼切,也符合真實情況的形容,但是《量子危機》最大的問題也就在於排山倒海而來的動作戲,固然有不少奇觀式場景,卻也讓人在眼花撩亂之餘,無暇再思考劇情解謎的邏輯思辯了。

關鍵在於敘事美學:緊叩人心的魅力在於鬆緊有致的氣氛營釀,《量子危機》卻是絕無冷場地持續餵養,連環炮式的煙火秀固然華麗燦爛,卻也給人無從著力的虛空失落感。

 
《量子危機》的劇本其實是很有主見(或偏見),很有立場的。一方面透過「托斯卡」的歌劇秀點出了上流社會人士假藉藝術包裝之名行陰謀瓜分之實,一方面則讓法國影星馬修.阿馬立克(Mathieu Amalric)飾演的「綠色星球(Greene Planet)」執行長角色多明尼克.葛林(Greene 與Green一字之差的諧音趣味,則是另外一種影射了),具現了環保人士以慈善之名行剝削掠奪之實的偽善嘴臉,簡單來說就是披著環保羊皮來行惡的大野狼,007系列電影從來對反派人物都是不假辭色的,從「魔鬼黨」、媒體大亨到石油巨賈,權貴與邪惡之間的等號都有精準的聯結,這回則是直指環保人士覬覦水源的另一場生態資源掠奪戰爭,陰謀論的論述或許欠缺合情入理,且証據確鑿的指控,但是意在言外的暗示與連結,卻也夠讓人心驚了。

流亡將軍為圖復辟,不惜變賣江山換取歐元,警察頭子為求厚利甚至連老朋友都可以犧牲,這種利益交換算計之心其實既簡單又清楚可見,不算複雜,問題在於這樣的組織是要染指多大的權勢利益,何以需要無所不在的臥底暗椿(包括情報頭子的隨身保鑣?包括英國首相的密探)來保護爪牙遂行陰謀?想要解謎,卻一頭栽進更大的謎團之中,就成了《量子危機》故弄玄虛的迷宮了。

其實,《量子危機》最可惜的閃失不在場面,也不在剪接,而是對於「背叛」的論述。茱蒂.丹契(Judi Dench)飾演的情報頭子M險些遭保鏢射殺,她不想知道原因嗎?她接下來的自保自清防範動作為何?《量子危機》面對這些好戲都只是輕輕帶過,沒有多做著墨(畢竟主角是007),浪費了每一次的意外,也無法滿足觀眾一窺「量子」神秘的好奇心理。

M對007的信任與倚重其實又是直覺勝過鐵証,默契超越常情的反射動作,連007都笑M有如她的母親,偏偏她的007又面臨著既有殺妻之恨,又有被愛人出賣的雙重打擊,辦案不留活口的冷血無情原本就已經讓她頭大了,束手無策更讓她的戲份變得猶疑怯懦。多疑本是情報頭子的天性,《量子危機》中的茱蒂.丹契卻不見多疑的應變布局,就算有天羅地網來監控007的行蹤,卻不再有先知卓見,預做布署,而是在被一連串的意外兜轉得一頭霧水之際,只能豪睹一把的小賭徒了。情報頭子的庸俗化也許更合乎常情(對照台灣的調查局長葉盛茂),卻未必能更襯顯007單打獨鬥,扭轉乾坤的英武,反而毀壞了情報機構的機制與勢力,削弱了對抗的趣味。

《量子危機》的反派勢力大到有如「見首不見尾」的神龍,007則像是一隻單飛的蜻蜓,Dragonfly對抗 Dragon的結果,竟然是Dragonfly勝出,完全符合了007個人英雄主義的傳統,也就沒有太多意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