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藍的 movie blog
關於部落格
愛電影...看電影...寫電影...說電影...夢電影...
  • 25727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決戰3:10:古典的風韻

因為音樂,我走向了《決戰3:10(3:10 to Yuma)》;在《決戰3:10》中我看到了古典。

古典來自於音樂和劇情,取材自美國作家Elmore Leonard所寫的同名短篇小說的《決戰3:10》,早在1957年就曾搬上銀幕,導演詹姆斯.曼高(James Mangol)年輕時看過這部作品,終於在2007年再度將這個故事搬上了銀幕,理由同樣也是看到了古典。

一如古典的西部電影充滿正邪對立的道德矛盾,《決戰3:10》劇情設定在美國鐵路尚未暢通,西部世界還是強槍橫行,無法無天的世界,儘管強者為王,卻也有人堅持信念與承諾,為尊嚴而奮戰,克里斯欽.貝爾(Christian Bale)飾演的丹,他是一位正面臨著飲水被斷,穀倉被焚,生計難繼的農場主人,為了養家活口,他接受鐵路公司的委託,承諾要把落網的江洋大盜班.韋德(由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飾演)押解上三點十分開往尤瑪的火車,送進監牢,以換取足以償債贖地的巨額賞金。丹的身份卑微,遭人欺凌,但他有為有守;班鶴立雞群,機伶傲世,卻愛遊戲人間,兩個身份品味相差懸殊的人物就在短暫的卅六小時內,擦撞出生命火花。

古典的作品,難免給人框架相似,故事相熟的印像,最會替西部電影創作主題樂章的義大利作曲家莫瑞康尼(Ennio Morricone),早已樹立了經典標竿,後人已難超越,美國作曲家馬可.貝特密(Marco Beltrami)替《決戰3:10》打造的主題音樂,卻在似曾相識,又老調重彈的夾縫中殺出一條血路,他用長音經營氣氛,以節奏及旋律煽點情緒,在電吉他、口琴、鼓點和小號的交響共鳴中,你可以清楚聞嗅到經典的氣息,卻又換穿上一件新衣在亮相,然而就像西部電影那能沒有馬匹,手槍或牛仔帽?只是符號歸符號,排列與重組既定符號,賦予新生命和意義,卻正足以顯示藝術家不俗的眼光與不凡的技藝,《決戰3:10》意圖成為新世代的西部電影,馬可.貝特密的音樂提供了一帖既量身打造,又直指核心的靈藥處方,讓人在古典中見到了新意。


演員的肉身與靈魂則是《決戰3:10》的魅力所在,克里斯欽.貝爾持續他一貫的冷默低調姿態,詮釋一位不願被妻子看輕,被兒子看眨的男人,丹的腳在南北戰爭中被同僚所傷,被迫節肢改裝義肢,胼手胝足創建了牧牛農莊,卻因鐵路即將駛過,被覬覦土地的強鄰設計斷了水源,逼他賣地還債,眼見農舍被焚,畢生心血即將泡湯,押解人犯就能還錢抵債,成為他別無選擇的生命選項,那是一個為人夫為人父的小男人,拚盡全力捍衛家園的大丈夫作為,在非常時刻採取霹靂手段,所有的生命選擇,不但具現了無奈的壓力,也顯示了智慧、愛心與勇氣。

一切只因為他有個美麗家園的願景,不願兒子認定他是怯懦卻又無能的人,就算生命困頓,就算舉步為艱,用血汗浸泡出來的尊嚴,卻自有其光澤,這也是劇情安排一路挑戰父親威權與能力的兒子,終於成為目擊父親生命尊嚴與勇氣的見証者的目的,而那一切也正是江洋大盗班韋德何以願意陪他玩一段押解遊戲的關鍵所在:做一個男人,做一個父親。所有的西部電影其實都在重複著這樣的主題。

在《決戰3:10》之前,我始終認為克里斯欽只是俊酷有型,卻看不出太多演技度的明星,從戲份較多的《美國殺人魔(American Psycho)》開始,歷經《重裝任務(Equilibrium)》、《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搖滾啟示錄( I'm Not There)》到《頂尖對決(The Prestige)》,我們看到他正在進化,但是幅度不大,總是一副冷漠的撲克臉,看不出愛恨,也看不到靈魂,總期待他能多綻放一點光采時,電影卻已經亮燈散場了,《決戰3:10》其實是最給他表演空間的戲約,從一路的受挫屈辱,到默不吭聲地承擔起家庭重擔,挑戰極限,在生命強壓下展現的反彈高度,讓這位內向不多話的男人家父長掙得自己想要的地位與尊重,最後的告白與道謝,更如同一擊催人熱淚的霰彈了。

觀看《決戰3:10》,其實是在現代條件下,重溫古典。時空,人物、衝突全係古典的重整,但是古典不代表陳腐,而有薪火相傳的清香,能夠重新咀嚼古典,其實是唇齒留香的美妙滋味,讓我格外珍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