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藍藍的 movie blog
關於部落格
愛電影...看電影...寫電影...說電影...夢電影...
  • 25728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72

    追蹤人氣

破事兒:收尾的藝術

北京人說的「破事兒」,台北人的解讀就是「雞皮蒜皮事」,有的電影認真做特效,談歷史和政治大事,但是更多的電影只是撿拾人生的瑣碎事做放大解讀,香港導演彭浩翔執導的《破事兒》就是小事大集合,卻讓他獲得了金馬獎最佳導演的提名,也讓錯過電影映演的我,急著從DVD中補看見証。

由七段小故事組合而成《破事兒》改編自彭浩翔自己創作的短篇小說,主角的性格與性別或許各殊,但都糾纏著人生的欲望,即使只是以「初級殺手」為主題的壓軸段尾「《尊尼亞》,也是在一通情人的電話接通後,紓解了已經僵硬難解的困局。

故事雖小雖短,真正的魅力卻在於畫龍點睛式的收尾,每一段的收尾都讓人聞到全然不同的氣息,那是挑戰,也是功力。

例如,獲得金馬獎男配角提名的陳奕迅在《做節》那一段,原本只是想要讓守身如玉的情人陳逸寧即使不獻身,也要獻口,因此想出了每天過節,就能親密交往的特權,從急色到享樂,即將一再重複到無聊無趣之前,卻有了大逆轉,節慶紀念的都是人生美事,卻也偶而會遇上鬼魅之事,因而讓理所當然的「做節」邏輯遇上了「鬼節(盂蘭節)的巧合,而變成了當代聊齋的驚悚版,但是彭浩翔也只讓觀眾看到遠方的陳逸寧身影,以及陳奕迅毛髮悚立的僵直身影,這段章節就嘠然而止,分寸拿捏極其精準,不但讓劇情餘韻飄散,也讓觀眾議論增生,徹底履行了一位導演該做的責任。

其實,類似這樣的手法在《破事兒》中到處可見,《大頭阿慧》描寫的是一段苦澀的青春歲月,鍾欣桐 飾演的大頭阿慧和鄧麗欣飾演的阿琪原本是高中好友,一直想要好好練首歌公開演出,但是阿慧先未婚懷孕,阿琪卻只想著存錢陪男友去旅行,不願資助阿慧打胎,反而勸阿慧要珍惜生命,聽話的阿慧因而嫁給了孩子的爸,對方也從修車黑手變成了車行老闆,反而是機關算盡的阿琪,卻也失算懷孕,卻所遇非人,一路跌撞,多年後她們在同學會重逢,想起了當年的那首歌,於是兩人終於得能上台……人事全非,但是舊情依舊在,觀眾不需要再聽她們的歌聲究竟如何?體態是否依舊?餘音嬝嬝,得失成敗,點滴在心頭,淡而有味的惆悵才是最美的想像與歎息,善寫短篇小說的人都知道收尾的重要,彭浩翔的情緒掌控,確實有一套。

至於《增值》中的那一折雖然露骨呈現買春交易,其實更能體現都會男女的寂寞,杜汶澤飾演熟門熟路的買春客,遇上大陸妹張錚,雖然依例完成人肉買賣,但是公式老套的交談內容中卻都在陌生中保持著可以裸裎相見,偶而也可以交心談心的真情流露,當妓女表示因為聽不懂廣東話,不懂得電話卡該怎麼增值時,兩人之間突然就有了除了性交易之外的生活焦點,那是一種信靠,一種依賴,不涉金錢,只是萍水相逢的淺淺憐惜,卻是讓他們在肉體曾經緊纏,心靈卻遙若天涯的不對等關係中,有了全新的轉折可能。

但是沒有。交易就是交易,即使春風一度後片刻動心,也不可能改變雙方既定的生活模式,一旦改變了,也未必是更好的情感發展,那是殘酷不過的人生現實,交易完成,杜汶澤依舊是寂寞的單身男人,依舊要到餐廳吃碗麵,吃什麼呢?就點一碗大陸妹剛才說過的牛腩麵吧,算是懷念,也算是告別,擦肩而過的俗世男女,不知道彼此名姓,也不打算再相逢,就這樣畫下一個空蕩蕩的句點,反而替非黑即白的男女關係,另外開展了有些黯然,卻不傷心的歎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