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藍的 movie blog

關於部落格
愛電影...看電影...寫電影...說電影...夢電影...
  • 25720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水火焰:愛情的惡魔

性學研究的創始人克拉夫特.艾賓(Richard von Krafft-Ebing)曾經在他的名著《性變態》一書中說過:「對女人而言,愛是生命;對男人而言,愛是生命的歡娛。愛之中的不幸會傷害男人的心,但是,愛之中的不幸,卻會毀了女人的生命。」這句話幾乎就已說完了中國電影《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主要精神。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男主角廖凡飾演的仙人跳痞子敲詐犯的王耀,基本上就是爛命一條,死生全不在意,「我就這樣,不然你要怎樣」的爛人一位,莫小奇飾演的麗川則是餐廳中替他擦拭臉上血痕而意外愛上他的小獵物。獵物的小小心靈一遇上粗魯中帶有野勁,卻還能賣弄一點嘴皮文化的獵人就徹底投降了,從此任他戲耍玩弄與虐待,終於導致毀滅。

 演員型對亦美,唸白中情欲嗔癡畢露,對於欲望戲的詮演也很能放得開,應該就是莫小奇與廖凡能夠雙雙入圍金馬獎男女演員的主要原因,事實上,導演劉奮鬥的主要賣點與依靠全鎖定在這兩位演員身上(一直保持沈默低調姿態的海一天則是極其稱職的綠葉配角),他們的認真賣力,亦很準確地在火辣咬舌的愛恨交織中,創造出一種「他們玩真的」,而讓人看得瞠目結舌的撼動效應。


劉奮鬥應該慶幸能夠遇到這三位演員,才能讓他放手在形式美學上大玩其他煽情手法(但是相對於這位演員的自由自在,徹底解放,其他的妓女角色就顯得太矯情了,都經裸裎上床了,卻還是內衣護胸,頓時讓「仙人跳」的陷阱與「性交」的勒索言詞顯得有如一則家家酒遊戲而欠缺說服力,因而也暴露出整體製作上寫實力道的不盡協調)。

 我相信,李安的《色,戒》效應確實有其魔法,解除了演員頭頂上道德禁忌的緊箍咒,莫小奇的青春與自信在她站上崖上岩石,閉上眼睛,伸張手臂,往後倒退,再緩緩脫下衣服的剎那,對王耀的信任,對自已美麗的信心都是一次極其陽光亮麗的展現,像極了在和風、陽光和海水中誕生的維納斯。

 但是,墮落、沈淪與毀滅才是《一》片的主軸,極美的高潮之後就是無邊的折磨與戲耍,也形成了電影讓人痛心的主旋律,獵人就是獵人,不會珍惜獵物,只是不停地戲耍玩弄。電影用了雙線手法來表現廖凡的暗黑心靈,一方面是他進入旅館房間,以安排設計的仙人跳,對嫖妓房客進行勒索,面對每位姦情敗露,心慌意亂,急得把錢包奉上的嫖客,他卻總能說出一大套大道理(那一套「物競天擇,識者生存」的海龜傳奇最是誇張),乍聽之下似是「盜亦有道」,只不過那個「道」卻是傳「道」的「道」,突顯了他是有一點文化素養,才能唬得眾家男女願意聽他指揮;卻也因為總是不合時宜,而顯得矯揉做作。

 真正的好,或者說真正的折磨,則在於廖凡和莫小奇的對話。

 從「說你愛我,假的也好」、「晚到是對她好,遲早要過這一關」到「在我眼裡,你不過就是個垃圾」,廖凡的低沈嗓音其實有一股快速沈落的力量,他不喜歡順從別人的節拍行動,他的生活節奏全係主動,不論是對嫖客或女人全都一樣,就像獵槍在手的獵人一樣,不能軟弱是他的信念,亦是他的堅持,所以即使玩世不恭,一旦遇到真的愛上他,也讓他動心的女人,他還是得佔穩每一個上風,不能流瀉自己的本性真情,軟弱是他的罩門,所以他的城牆圍籬固若金湯,想要敲門,想要報復的莫子奇,總是在他的偽裝與反彈下,傷得更深更重。

 基本上,廖凡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戲份就是愛情惡魔,而整齣電影就在看不起愛情,更怕承擔愛情的男人身上看到嘴硬心苦的煎熬,莫子奇找上了廖凡的死對頭林雪做為獻身與復仇的目標,或者找上海一天找尋一夜情或者委身下嫁,唯一的目標當然都是在試驗與刺激廖凡,因為既然廖凡在虐人的過程中滿足了自己的優越與主控力,無能抗衡的她就只能在受虐與自虐的過程中找尋自己的出口。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在這種變態情欲中翻滾前進,讓喜歡與不喜歡的人都得去面對這種緊繃的情緒,有人悲憫,有人厭憎,其實都不意外,劉奮鬥只不過開啟了一扇江湖痞子的門窗,觀眾的七情六欲,全是他要概括承受的反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