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藍的 movie blog

關於部落格
愛電影...看電影...寫電影...說電影...夢電影...
  • 25720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畫皮:有勇無戲甄子丹

甄子丹身手矯捷,影迷公認,但要他演起文戲,甚至愛情戲,常常就給人手足無措的感覺,《畫皮》中的他就陷入進退不得的困境中。

《畫皮》中,甄子丹先以將軍(龐勇)身份出場,一把大關刀,即使身陷敵營,十面埋伏,他亦能如猛虎出柙,威風凜凜,所向披靡,其實非常符合觀眾對他的期待,因為人們原本就是期待他的武打身手。

不巧,才剛和敵人廝殺完,遇到趕來救援的情敵陳坤(王生),他卻立刻洩了氣,因為陳坤身上掛著綠玉珮,那代表著愛人趙薇(佩蓉)的愛情選擇,誰有玉珮,誰就擁有她的愛,灰心喪志的他,立刻褪下盔甲,不做將軍,要去天涯流浪了。

遇到情傷,英雄也變成了狗熊,《畫皮》中龐勇的情緒大逆轉,確實出乎觀眾的預期,卻是電影刻意的安排。龐勇原本是王生的長官,偏偏兩人都愛上了佩蓉。長官不如部屬,確實很尷尬,在領導統御的藝術上,長官不一定要凡事都比部屬強,只要知人善任,就能盡其才,得其利;但在愛情競技的舞台上,其實沒有階級之分,只有愛不愛,只問嫁不嫁,一旦不選長官選部屬,長官真的面子掛不住,惱羞成怒,只會襯顯自己氣度太小,忍氣吞聲,也不是尋常人做得到的修行,龐勇的飄然遠去,其實是一翻兩瞪眼的願賭服輸。

問題在於那些都只是前塵往事,甄子丹的戲路適合血氣賁張的戲份,偏偏,《畫皮》的好戲卻在於龐勇浪跡江湖三年後,卻又落魄回到邊塞,先被王生收容救治,又遇到佩蓉的除妖請託,前者是不甘,後者是不捨,諸多情緒在體內奔騰,理應有多種層次讓甄子丹來發揮,但是他卻始終是以受傷情人的黯然表情面對眾生,眉頭深鎖,愁懷難遣,始終沒有走出昔日情傷的陰影。

然而,後續的劇情卻也讓大家看見了佩蓉何以捨龐勇而就王生的選擇原因,龐勇其實人如其名,有勇卻無謀(孤軍涉險境即是一例),而且不解風情,更糟糕的是他始終一廂情願,沒有曲折,沒有彎轉,只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武夫,魯直歸魯直,卻獨缺宛轉層次,只知道把愛寫在臉上,卻不懂得如何憐香惜玉經營愛,愛不成美人,就連江山亦不要的血性,固然感人,卻少了癡情的綿纏情思。

甄子丹在《畫皮》的宣傳期間曾表示過去他從未嘗試過用愛情的心態去揣摩角色,這句話其實相當精準有力,《江山美人》中的他,除了武術與冤情,看不出他與公主陳慧琳的兒女情長,面對這樣的木頭,陳慧琳選擇隱士黎明,也成了理所當然的選擇;《畫皮》中,他的細膩不足以匹配趙薇,面對舊情人的相託,也沒有心痛又不捨的雙重情緒,面對昔日部屬斥責他佩蓉都已嫁做王生妻子,他還舊情難忘時,也不曾出言抗辯,你不禁要歎聲:「木頭啊!」(當然,劇本沒給他太多內心轉折戲份,不好太苛責甄子丹,但是他的心與表情也和劇本一樣蒼白啊!)

這種滿懷心事剪不斷,理還亂的男人,反而與行事大剌剌,說話很喳呼,腦袋與動作總是搭不上調的降魔者夏冰(孫儷飾演)很搭調。他們在伏妖期間相逢相識,雖然臭味相同,卻還是少了同頻共振的力道,也就是說他在趙薇面前不來電,在孫儷面前也起不了化學作用,甚至在面對周迅飾演的白狐小唯時,他的一身好本事,彷彿也像是紙紮一般,禁不起打,不足以構成威脅;而且除非犧牲自己,否則根本制服不了戚玉武飾演的蜥蜴妖,幾乎沒有任何可以感動人心的。

李連杰在《投名狀》之前,表情層次也是變化不多,但是遇上好戲本,也終於有了內心戲;甄子丹的情境很相似,他在2008年完成的《江山美人》與《畫皮》,都只見武勇,不見文采,他能不能更上層樓?答案得問他自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